首頁 > 公司新聞 > “鷹眼”:洞察未來的技術走向

    “鷹眼”:洞察未來的技術走向

    “鷹眼”:洞察未來的技術走向


    何謂技術競爭情報


      “技術競爭情報”一詞,源于英文的Competitive Technical Intelligence,簡稱CTI。它的一般定義是:指能給組織的競爭地位帶來重大影響的外部科學或技術的威脅、機會或發展的信息,以及這些信息的獲取、監控、分析、前瞻和預警過程,是競爭情報理論和方法在產業技術領域中的應用。組織通過對技術競爭情報進行系統、及時和準確的搜集、分析,就可以預警和理解競爭環境中的科技變遷和發展趨勢,抓住技術變革的機遇,從而在技術競爭中拔得頭籌,或是對可能給自身帶來威脅的技術變革作出早期預警。


      舉個例子,前不久麥肯錫發布研究報告,公布未來12項可能改變生活、企業與全球經濟的顛覆性技術,指這些技術有望在2025年帶來14萬億至33萬億美元的經濟效益。這類聽來神秘高深的技術預見,實質就是技術競爭情報在發揮作用。通常,這一類的技術預見項目會采用傳統的分析方法——德爾菲調查法,也叫專家規定程序調查法,即由調查者擬定調查表,向專家組成員征詢調查意見,專家組成員以匿名的方式就調查表所提一系列問題發表意見,調查者匯總專家的意見并將結果反饋給專家,讓專家在了解其他專家的看法后再次發表意見。經過兩輪的征詢和反饋,專家組成員的意見將會逐步趨于收斂,最后獲得具有很高準確率的集體判斷結果。在這個過程中,從前期的調查表設計、專家遴選,中期的信息收集,以及后期的環境變化監測等,這些環節都需要技術競爭情報方法的介入。尤其是將收集的海量信息進行辨別、提煉,并升值為決策參考;將分散在貌似不相關的多個領域內的遠見卓識,進行戰略化的整合;將當下看來是虛無縹緲的技術潛能,轉變為能據此采取行動的產業化發展路徑……這都是技術競爭情報的“看家本領”。


      技術競爭情報可溯源至二次大戰結束,相當數量從事軍事政治情報的專業人員改行來到民間,將很多原先用在軍事政治情報上的方法轉移到了產業技術領域,進而催生了技術競爭情報。有多種分析方法可以應用到技術競爭情報中,除前文所述的德爾菲法,還有些較常用的方法,如針對長期戰略性問題的情景分析法、針對短期戰術性問題的專利分析和對標等。


      當下,技術競爭情報的應用可分為宏觀和微觀兩個層面,前者主要是政府和一些社會機構(如咨詢公司、行業協會等)所做的一些技術預見和技術跟蹤;后者是指企業層面的技術情報活動,包括技術發展環境監測和競爭對手技術進展的監測等。


           政府需要“最好的信息”


      而今最火熱的技術當屬3D打印了。殊不知,早在2009年,美國國家科學基金會和海軍研究辦公室已經組織來自學術界、企業界和政府的65位專家組成工作組,研究未來10~12年的積層制造技術路線圖,積層制造技術就是3D打印的學名。這份路線圖就積層制造在設計、過程建模和控制、材料和機器、生物醫學應用、能源和可持續發展、社區發展、教育等方面的發展提出了一些建議。


      積層制造技術路線圖還只是針對這個特定技術領域的,美國政府對3D打印技術具有前瞻性的“厚愛”還不止于此。2012年,美國國家情報委員會發布了一份《可能的世界——全球趨勢2030》報告。那是一份大報告,預言了未來15~20年可能的地緣政治變化,新技術的預見在其中只占較小的篇幅。但以3D打印為代表的“增量技術”(還包括機器人和智能制造等)卻被重點提及。


      盡管尚不能定論3D打印未來發展是好是壞,至少美國政府是準確預見了這項技術的流行。由此一例,顯見美國政府在技術預見上的功力。在美國政府內部,提供技術競爭情報服務的部門很多,而美國國家情報委員會可謂是全美情報界最高層級戰略情報分析產品的生產者,聲稱要為決策者提供“最好的信息”,即“原汁原味的、不偏不倚的、無論其判斷是否與美國當前政策相符的信息”。


      該委員會的成員均為來自政府、學術界和私營部門的高級專家,《可能的世界——全球趨勢2030》報告的出爐也經歷了全美以及近20個國家的專家的評點,還有來自互聯網的意見。除自行生產情報產品之外,美國國家情報委員會同時也資助民間機構開展技術競爭情報活動。自1996年起,委員會資助美國最重要的非官方戰略研究機構蘭德公司預測未來15年信息技術、生物技術、納米技術和材料技術的發展趨勢以及它們對世界的意義和影響,從而為決策者和專家提供參考。


      該系列研究每5年發布一次報告,《2020全球技術革命深度分析》至今已出至第三期,該報告對至2020年內世界科學與技術的發展進行了預測,提出16個未來應用最廣泛的科技領域,包括低成本太陽能電池、無線通信技術、轉基因植物、水凈化技術、低成本住宅、工業環保生產、混合型汽車、精確治療藥物、人造器官等。所謂兼聽則明,2009年,美國國家情報委員會還委托斯坦福研究院下設的一個咨詢公司進行逆向思維的研究,從而發布了《顛覆性民用技術:至2025年潛在影響美國利益的六大技術》。


      制定技術路線圖,是政府較多采用的一種技術競爭情報方法,即應用簡潔的圖形、表格、文字等形式描述技術變化的步驟或技術相關環節之間的邏輯關系。它能夠幫助使用者明確該領域的發展方向和實現目標所需的關鍵技術。美、日等國是技術路線圖的發源地,也始終運用這一方法來引導企業界發展。


      較之美國,日本是將技術路線圖運用得更具有系統性和延續性的國家。1971年,日本科技廳運用德爾菲法進行了第一次大規模的技術預見活動,此后每5年組織一次,至今已進行了9次全國性的技術預見活動,并且技術預見的結果在日本國內具有相當高的可信度,受到企業界、科技界和政府部門的廣泛認同。日本科技廳并不是日本國內唯一開展技術預見的機構。


      自2005年3月起,日本經濟產業省與新能源產業技術綜合開發機構聯合制定發布日本戰略技術路線圖(Strategic Technology Roadmap,簡稱“STR”),用來確定能夠孕育新興產業、增強主導產業國際競爭力的戰略技術,并使這些技術能夠按照設定的技術目標推進,為工業、學術界和政府對研發投資的戰略執行情況提供導航。由于“STR”已成為日本政府引導重大產業技術布局和投資的重要技術戰略文件,具有很強的前瞻性,故它在日本又被形象地稱為“鷹眼路線圖”(Bird’s-eyeRoadmap)。根據《戰略技術路線圖2010》顯示,路線圖的制定主要是運用了情景分析法,同時邀請來自大學、企業、經濟產業省等的官產學研各界專家,聚合了各方見解后得到的。這份路線圖聚焦的技術主要包括:信息通信、納米技術、系統和新型制造業、生物技術、環境、能源、軟實力、戰略融合等8大類共計30個技術領域。


      從美日兩國的實踐可知,世界經濟快速發展,技術競爭情報已被發達國家和一些新興國家高度重視并實施,各國政府普遍把強化對研究開發投資、奪取產業的技術制高點作為國家戰略的重點。


      在此過程中,技術競爭情報為政府部門提供了三種能力:一是決策能力,通過技術競爭情報可以為政府、產業界和研究機構提供準確可信的技術發展趨勢研判,為科學決策提供支撐;二是競爭能力,技術競爭情報為國家或區域的科技發展指明了方向,有利于搶占先機,實現跨越式發展;三是優化能力,技術競爭情報能夠幫助政府確定優先領域和項目投資,對科技經濟資源的配置產生重要導向作用。


      政府在主導技術預見或技術路線圖這類技術競爭情報活動時,是具有較大優勢的。正如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曾指出的:政府能夠承擔企業無法單獨承擔的創新成本和技術風險,在無法滿足所有學科發展需要的情況下,有限的資金要通過選擇優先支持項目進行合理分配,并且政府具有構筑和加強國家或區域創新體系內各成員之間聯系的責任,引導社會關心長遠發展戰略問題的使命,另外要促使中小企業充分利用未來技術發展的機會的職能,防止科技發展可能出現的負效應問題等,這些都賦予了技術預見的政府主導特征。


      當前,我國已進入創新驅動、轉型發展的新時代,能否把握全球技術發展的脈搏,準確“預言”技術,將是中國實現技術創新、產業轉型的良好機遇和重大挑戰。而技術競爭情報,無疑是一把重要的鑰匙。


上一篇:情報新技術新工具開發利用學術研討  下一篇:2015年競爭情報上海論壇

關于我們 | 誠聘英才 | 聯系我們 | 版權聲明 | 網站地圖

版權所有:博銳奕典信息技術(北京)有限責任公司
華大網絡技術支持
  • 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排列3预测最准确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