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行業資訊 > 更新“情報觀”服務企業競爭

    更新“情報觀”服務企業競爭

    當最近熱映的一些諜戰影視作品和“力拓案”等現實事件,使得“情報”二字如此“熱鬧”地闖入公眾視野之時,我們必須面對的真正的事實是:現代情報理念已經發生根本性的變化——新的“競爭情報觀”已經成熟。今天,我們的經濟和產業發展中面臨的諸多問題,在某種程度上可能正是由于我們的“情報觀”沒能及時現代化所致。


    最近熱映的一些諜戰影視作品和“力拓案”等現實事件,讓科技情報工作者很“尷尬”——本來很多人看到聽到“情報”二字就會浮想聯翩,如今更常常繪聲繪色地議論一番。


    “新情報時代”到來的標志:互聯網徹底改變了開源情報的價值、地位和影響


      然而,當“情報”二字如此“熱鬧”地闖入公眾視野之時,我們必須面對的真正的事實是:現代情報理念已經發生根本性的變化——新的“競爭情報觀”已經成熟。今天,我們的經濟和產業發展中面臨的諸多問題,在某種程度上可能正是由于我們的“情報觀”沒能及時現代化所致。


    比如,“競爭性情報”完全可以通過合法、公開渠道獲取。這類通過收集公開信息而獲得的情報,在學術領域稱為“開源情報”。長期以來,開源情報被不少人認為價值遠不及秘密情報,以致沒有得到專門的關注。但事實上,開源情報的利用比秘密情報更普遍:據國際情報專家估計,目前西方發達國家的情報中,40%到95%是以開源情報的形式獲取的;在產業經濟領域,90%以上的競爭性情報是通過公開、正常渠道獲取的。現代通信技術的發展,特別是互聯網的出現和廣泛應用,徹底改變了開源情報的價值、地位和影響。


    “9·11”之后,美國在發出“情報比導彈更重要”感嘆的同時,及時加強了開源情報戰略,“從公開信息中發掘情報”的能力再次被重視,有學者因此認為,這是“新情報時代”到來的標志。“9·11”后,美國成立了國家開放源中心(OSC);2006年7月又立法啟動國家開放源事業計劃(NOSE),專注于公開信息的搜集、共享和分析,并且規定任何情報工作都必須包含開源成分;同年11月,OSC已實現25%的開源情報分析員來自中央情報局之外的預定目標。通過OSC,美國力圖擁有“在任何國家、從任何語言”獲取開源情報的能力,也確實已經得到了相關國家軍事、國防、政府、社會和經濟方面的大量有價值情報,互聯網是主要來源之一。


    情報“軍轉民”已然培育出一個巨大的服務產業——“競爭情報產業”


      收集情報是個古老的職業,情報始終關系著戰爭、安全與國家利益,即使在21世紀的今天,任何國家都依然高度重視服務國家利益和安全的情報工作。但是,隨著情報觀的現代化,特別是隨著冷戰終結和全球化時代開啟,情報“軍轉民”已然培育出一個巨大的服務產業——“競爭情報產業”。它主要服務于產業與經濟發展、服務于科技與企業競爭,是現代服務業的重要組成部分。競爭情報研究,在世界上成了增強國家、地區和企業競爭力的有力工具,成為技術創新、戰略管理和市場營銷等學科的發展前沿,并逐漸形成了一個以競爭情報咨詢服務、競爭情報培訓教育和競爭情報軟件研制開發與應用為主要內容的、年收入超過200億美元的新興信息咨詢服務業。


    情報服務既有公共產品也有市場化產品(私產品),因此需要政府和市場共同提供。傳統情報觀內涵中的服務國家利益和安全的情報,是國家機器的職能之一,而現代市場經濟中的“競爭情報產業”當然應由市場供應。然而正如國際企業戰略研究者們所指出的,“國家是企業最基本的競爭優勢,原因是它創造并延續著企業的競爭條件”。在全球化條件下,國際競爭變得愈加復雜,企業原有的競爭知識和經驗已經難以應付。美國、日本、新加坡、加拿大和法國等國家雖然具體做法有很大不同,但它們的成功經驗共同說明:政府有責任幫助企業獲得和利用全球信息和分析服務;政府在國家層面上的組織、協調、推動立法,甚至建立某些產業情報服務機構是必不可少的。這些做法并不違反自由貿易原則,是符合世界貿易組織精神的。在“新情報時代”,如何讓政府、社會與市場發揮相得益彰的作用,利用情報服務產業、經濟發展,是我們完善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進程中的一個挑戰。


    競爭情報已經繼資本、技術、人才之后,成為企業的“第四核心競爭力”


      事實上,在全球競爭日益激烈和社會信息化高度發展的今天,國家的“情報能力”是綜合國力的要素之一。競爭情報已經繼資本、技術、人才之后,成為企業的“第四核心競爭力”,在很大程度上決定著企業的生存與發展。掌握情報,是洞察與預測先機的前提,是科學決策的前提。對于產業發展而言,情報的首要作用是支持決策,無論研發決策還是戰略決策。應當看到,即使是競爭企業,其大部分信息早已不是“秘密”,甚至有時競爭雙方還建立起“信息交流”機制,真正的競爭在于各自的情報分析能力上。競爭情報,已成為能產生效益的知識資源。美國90%的公司擁有競爭情報機構,50%的企業每年在競爭情報上的投入超過10萬美元。2000年,微軟、摩托羅拉、IBM對外公布的資料表明,它們的競爭情報系統的貢獻率分別為18%、12%和8%。有關統計數據還表明,美國企業中,35%-60%的效益是由競爭情報帶來的。


    最近有學者對我國的產業發展說了這樣的話:“總結既往的經驗,很多產業安全的問題都出在最初沒在意,對產業經濟發展過程中出現的狀況頭痛醫頭、腳痛醫腳,缺乏對產業體系的監測、預測和預警。”可見,當前我們的產業發展亟待有力有效的情報支持。國際情報界公認中國古代的孫子是人類最早的“情報專家”之一,他的軍事情報思想至今依然發人深思。新中國成立后,在計劃經濟時代我們創立了適應冷戰條件的科技情報系統,為科技、產業和經濟發展做出了卓越貢獻;在當今的全球化競爭和信息化時代,我們需要培養科學的“情報觀”,讓情報“先行”,使之成為科技創新的“倍增器”和科學決策的“智囊團”。


     (摘自《文匯報》2009-8-12文匯時評)
      (作者為上海圖書館副館長、上海科學技術情報研究所副所長)

上一篇:重大經濟損失需要情報失察調查  下一篇:發揮情報在企業自主創新中的先導作

關于我們 | 誠聘英才 | 聯系我們 | 版權聲明 | 網站地圖

版權所有:博銳奕典信息技術(北京)有限責任公司
華大網絡技術支持
  • 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排列3预测最准确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