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經典案例 > 馬里亞納戰役——情報分析失誤

    馬里亞納戰役——情報分析失誤

    馬里亞納戰役——情報分析失誤


    軍事情報分析是指軍事情報機構和人員對搜集到的情報材料進行鑒別、分析、綜合和判斷的科學思維活動。目的是最大限度地揭示情報的價值。只有經過分析研究的情報,才能作為決策的依據。軍事情報分析是一項科學性的研究工作。軍事情報分析的主要內容是對搜集到的情報材料進行分析研究,揭示其情報價值。戰場形勢瞬息萬變,情報量巨大,各種保密措施、欺騙偽裝,使情報真偽難辨,獲取情報非常困難,而且獲取情報的內容零散片斷,這就需要情報人員運用廣泛的知識,運用科學的分析研究方法,把分散在大量的、各種各樣的資料和素材中的有利用價值的零散片斷材料加以提煉,研究其相互關系和作用,提煉出有價值的情報。軍事情報研究的過程,也就是對各種來源的紊亂無序的情報素材,進行整序、分析和綜合,理清脈絡,透過現象認識事物的本質,從而做出正確的判斷和決策。軍事情報分析也是一項服務性工作。軍事情報分析是通過對情報資料的分析研究,以研究成果來為有關部門、首長服務的,是一種難度很大、要求很高的工作。


    1944年初,美軍攻占馬紹爾群島后,決定繞過堅固設防的加羅林群島,直取馬里亞納,建立攻擊日本本土的前進基地,打開通往菲律賓的道路。日本海軍根據其“尋機決戰”的指導思想,制定“阿”號作戰計劃,企圖以馬里亞納群島、雅浦島、硫黃島的陸基航空兵,在菲律賓以東、帕勞群島以西海域削弱美海軍力量,隨后出動艦載機摧毀美國艦隊。雙方參戰兵力為:美國海軍第5艦隊(R.A.斯普魯恩斯海軍上將指揮),主要艦只140艘,艦載機956架;日本聯合艦隊第1機動艦隊(由小澤治三郎海軍中將指揮),主要艦只55艘,艦載機360架及岸基飛機240架。613日,日本第1機動艦隊從菲律賓塔威塔威島出航,被美軍潛艇發現并跟蹤。


    1516日,美第5艦隊乘日海軍主力尚未到達攻擊陣位之機,出動艦載機對馬里亞納群島各機場實施突擊,擊毀日軍大批陸基飛機。18日,日艦隊駛抵馬里亞納群島以西約650海里處發現美國航空母艦編隊,19日黎明占領攻擊陣位,10時起在約300海里距離上分4個波次出動艦載機攻擊美艦隊,但受到美機和高炮攔擊,大部飛機被擊落。與此同時,美潛艇對日艦隊實施魚雷攻擊,擊沉航空母艦"大鳳"號和"翔鶴"號。20日,美艦隊向西追擊,下午在300海里距離上出動艦載機攻擊日艦隊,擊沉航空母艦"飛鷹"號。傍晚,日本第1機動艦隊奉命撤出戰斗。戰役中,日軍航空母艦3艘、油艦2艘被擊沉,航空母艦4艘以及戰列艦、巡洋艦、油船各1艘被擊傷,損失飛機395架;美軍航空母艦2艘、戰列艦2艘、巡洋艦1艘受輕傷,損失艦載機126架。此役,日軍阻滯美軍戰略進攻的企圖被粉碎,其航空母艦編隊受到致命打擊,從而喪失了馬里亞納海域的制海、制空權,為美軍奪取馬里亞納群島戰役的勝利奠定了基礎。


    馬里亞納海戰中,日軍雖然在情報收集上花了很大的功夫,無奈對美軍戰略主動方向判斷錯誤,導致兵力與美軍相比處于劣勢。另外日軍實行的外圍攻擊戰術雖然想法很好,但是沒有充分了解美軍的情況,致使飛行攻擊編隊幾乎被全殲。


    一、對美軍戰略主攻方向的判斷失誤


    在已經得知美軍即將進行的反攻行動后,日軍在對美軍主攻方向的情報做了深入的分析,然而還是沒有美軍的戰略進攻方向做出正確判斷。日軍大本營一直都以為美軍的戰略主攻方向是新幾內亞——棉蘭老島,因此將機動艦隊置于塔威塔威,就是因為該地距離預計戰場較近,當527日麥克阿瑟指揮的西南太平洋戰區的部隊在比阿島登陸后,日軍更是認為美軍太平洋艦隊將到達新幾內亞以北海域,立即迅速向該方向調集兵力,并準備在帛琉海域與敵決戰,同時將潛艇部隊配置于加羅林群島以南,以盡早發現美軍艦隊,甚至美軍611日開始對馬里亞納群島實施炮火準備,日軍仍然認為是美軍牽制性行動,不以為然。直到615日美軍的大批登陸艦艇到達塞班島海域,并開始換乘,這才意識到美軍的主攻方向是在馬里亞納,為時已晚。


    在情報分析初期,根據偵察能手千早少佐61日深入偵察的結果判明,美軍首先從比亞克登陸,然后空襲塞班、提尼安、硫黃島,大艦隊集結于馬紹爾群島的馬朱羅基地。從上述情報進行分析,美軍主攻方向可能是澳大利亞北部,可能是塞班,也可能是帕勞。對于這3個方面,日本軍隊即使搞清其中之一處,恐怕也難以確定應重點準備的重點海面。因此,“阿號作戰”的指揮者不得不指示主要戰場應該是“從中部太平洋起,直到菲律賓以及澳大利亞北部的海域”。不客氣地說,上述這個關于主要戰場的指示簡直等于零。換句話說,這道指令就意味著要部隊做好能夠適應上述3方面的各種作戰準備,這實際上是根本無法做到的事情。未能向部隊明確指出重點作戰戰場,這完全是聯合艦隊首腦們的責任。


    美艦隊主攻海域究竟在哪里?日本艦隊首腦們在旗艦“大淀”上曾進行了反復的研究,結果認為,帕勞方面有50%的可能性,澳大利亞北部方面有40%的可能性,塞班島方面的可能性最小,只有10%。當時認為塞班方面的可能性最大的唯有情報參謀中島親孝中佐1人。然而,從眼下的戰局來看,美軍已經登陸比亞克,這自然就成了爭奪的重要地點,如果美軍在這里建起飛機場,菲律賓島南部、帕勞都將進入美B-24飛機的轟炸范圍之內,作戰區域便由2個變成1個,因而,日本應該首先投入比亞克爭奪戰,這樣一來,美軍的機動部隊也有可能參與這一爭奪戰,如果作戰成功,那么,帕勞方面和菲律賓方面就有可能從困境中解救出來。


    日方采取的具體步驟是:把小澤的航空母艦部隊和栗田的戰艦部隊集結到婆羅洲北端的塔威塔威,然后進一步從提尼安方面抽調艦隊的一部分和基地航空部隊的飛機480架,向哈馬黑拉(該島也和帕勞、比亞克等距離)前進,旨在挑起比亞克爭奪戰,這就是所謂的“渾作戰”。此次作戰于63日發動,13日截止,其間日軍曾2次出擊,先后都以失敗告終,遭到美軍的恥笑。


    就在日本海軍主力向比亞克島發動“渾作戰”的同時,美軍機動部隊主力從比亞克島調轉矛頭,于611日突然出現在關島以東170海里海域,對馬里亞納群島中的塞班、提尼安、關島、羅塔島4個基地同時發動了空襲。612日,空襲進一步加劇,日本基地空軍遭到了非常沉重的打擊。據不完全統計,日本損失飛機不下500余架。角田基地空軍勢力大減、士氣不振是與“對戰場的誤判”密切相聯的。至此,可以說只有中島中佐1人的判斷是正確的。


    6月13日,美軍向塞班實施猛烈的艦炮轟擊,證明了敵人確實有在塞班島登陸的意圖,于是,指揮部立即命令尚在遙遠的3000海里之外的小澤艦隊北進出擊。同時,指揮部也向提尼安基地航空部隊下達了緊急動員令,可是,由于2天前慘遭美機空襲,基地空軍已支離破碎。目前,唯有塞班島上的守備部隊在頑強地進行抵抗。指望小澤艦隊抵達戰場以及基地空軍再次轉進,顯然還需要有一段時間。


    然而,位于日本生命線北端的戰略位置極為重要的塞班島(后來該島成了美B-29超級轟炸機基地),由于受到艦炮長達7個小時的轟擊,第一道防線已被擊潰,美軍輕而易舉地登陸成功,日本守備部隊拼死抵抗也無力扭轉敗局。僅僅3個星期,塞班就被美軍完全占領了。


    其實進攻塞班島的設想早在19431月的卡薩布蘭卡會議(美英參謀長聯合委員會會議)上就已經提出,在同年8月的魁北克會議上對此做出了決定。19431025日,美國參謀長聯席會議決定把反攻塞班的時間定在第二年7月,并預定在占領塞班島之后于101日建成B-29式轟炸機基地。美軍的這次進攻可以說是按照1年半以前就制定了的反攻方案進行的。面對這些公開情報,日本的情報部門竟然視而不見,不得不說這是日本情報分析工作上的重大失誤。


    二、不完善的分析導致錯誤的戰術


    小澤的航空母艦部隊在遭遇到美軍艦隊后,決定采用外圍攻擊戰術,日軍飛機不像美機有裝甲防護,重量比美機輕,因此作戰半徑比美機大160公里,小澤出于揚長避短的考慮,決定在美軍作戰半徑之外發動攻擊,然后在馬里亞納群島機場上降落加油掛彈,再從陸地機場起飛攻擊美軍,形成“穿梭攻擊”之勢,從紙面上看好像很不錯,既可有效打擊美軍,又能避免美軍的攻擊。但日軍忽視了其飛行員的戰術技術水平有限這一重要因素,實施“超距攻擊”必須在極限航程起飛,飛行員在飛行過程中,要盡量節約燃料,要考慮氣象條件的影響,要隨時警惕周圍敵情。要做到這幾點就連技術熟練的飛行員都不容易,何況日軍飛行員大都是訓練不久的“菜鳥”,如此漫長的航程還沒投入戰斗就已經精疲力竭了,哪里還有足夠的精力應付美機的攔截?因此途中遇到美機攔截,自然損失大半,即使突破了美機的攔截,對美艦攻擊效果也很不理想。由此可見,日軍這一戰術,根本未達到預期的效果,反倒事與愿違。


    三、偵察裝備落后于美軍


    日軍在實施的外圍攻擊戰術中,遇到了濃云密布的惡劣天氣。由于日機沒有安裝雷達,所以受天氣的影響很大,而這種天氣卻大大有利于美艦編隊,日艦隊雖然做到了出其不意攻其不備,并企圖以魚雷轟炸達到先發制人的目的,但是,由于濃云作祟,終于失掉了機翼下的絕好目標。必勝的大好時機被惡劣的氣候葬送了。雖說濃云給日本機隊帶來嚴重的不利,但是,如果日本攻擊隊能夠巧妙地加以利用,不能說沒有取勝的希望。因為,日機完全可以利用密云作掩護,穿越縫隙,急劇下降,實現突襲。但是,遺憾的是,日機沒有安裝雷達,很難判明自己的攻擊目標究竟在哪里。完全可以這樣說,從戰術上而言,日本達到了置美艦隊于外圍殲擊戰之中的目的,而從機械能力上看,則完全被敵軍置自己于外圍殲擊戰之中了。


    相反,美國艦隊用先進的雷達在150海里的遠距離發現了日本空中攻擊隊。正因為這樣,美艦隊就可以從容不迫地出動艦載機實施攔截作戰,也可以及時地調動在關島上空作戰的機群。因此,當日本空中攻擊隊在尚未達到美艦群上空時就被美機拖住,雙方展開了激烈的空戰,使日機群面臨著極其不利的局面。


    四、點評


    馬里亞納戰役中,日軍雖然認識到了情報的重要性,但是在情報分析上出現了重大失誤,是這場戰爭失敗的重要原因。從這次情報分析失誤我們發現,先入為主是情報分析人員發生失誤的一個重要原因。在情報分析時,完全排斥先入之見是不可能的,沒有先入之見,情報人員面對一大堆情報資料將無所適從,情報分析也就無法進行。但是,情報人員要防止先入之見演變成先入為主,要用不同來源的情報資料對原先的假設進行證偽,以達到去偽存真的目的。


上一篇:秘密戰線上的失誤  下一篇:中途島戰役——情報傳遞失誤

關于我們 | 誠聘英才 | 聯系我們 | 版權聲明 | 網站地圖

版權所有:博銳奕典信息技術(北京)有限責任公司
華大網絡技術支持
  • 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排列3预测最准确胆